對唐燦燦來講,她曾經與女兒小可最遙遠的距離,不是女兒在老家商丘,自己在深圳打工,而是一個躺在重症監護室(ICU)里,一個只能隔著玻璃守候。
  “每天都在熬,像天塌了一樣。”唐燦燦想起小可的經歷,聲音依然帶著顫抖。
  去年7月份,因為一次不算成功的手術,只有一歲零四個月的小可開始持續高燒不退,肚子脹得邦邦硬,青筋清晰可見。術後第三天,孩子“已經有休克早期的表現”,才轉入ICU。
  事實上,這比孩子剛送到深圳兒童醫院時,情況還要糟糕。主治醫師裴洪崗剛接到小可時,孩子臉色蒼白,嚴重脫水,“哭的意識都沒了”。
  醫院診斷是腸套疊,需要立即手術。醫生對手術很有信心——因為腸套疊是兒童常見病——但也提醒孩子家長:手術後,有可能會發燒幾天。但是當手術開始,主刀大夫裴洪崗卻犯了難:套入的長達一米的腸管已經呈暗紫色,切掉還是不切?
  手術持續了三個多小時,唐燦燦在手術外的走廊里來回踱步,以淚洗面。孩子的父親楊中原也躲到廁所里偷偷抹眼淚,怕妻子看見。
  最終,裴洪崗和助手只切除了一小塊腫物,為孩子保全了腸管。
  當晚零點30分左右,醫生一臉疲憊地從手術室出來,告訴楊中原“發黑的腸子變紅後又被放了回去”。自稱“沒有醫學常識”的他心裡還是有些不滿:“我覺得該切掉。”只是轉過來一想,“不理性解決問題,跟醫院鬧也不能看好娃的病”,雖然心裡受不了,還是壓了下去。
  可是術後孩子持續高燒,沒有好轉,唐燦燦摸著孩子發燙的額頭,脹鼓鼓的肚子和發青的身體,這位年輕的母親到了崩潰的邊緣。有一次,她實在忍不住,和值班醫生大吵一架。
  孩子轉入ICU,病情仍在惡化。醫生決定,再次剖腹檢查。“只要有一線希望,也得賭一把。”醫生裴洪崗對孩子的父親說。
  這麼小的孩子五天之內進行第二次手術,楊中原擔心女兒“從手術臺上再也下不來”。眼裡滿是血絲的他還是簽了手術同意書,沒有任何怨言。一旁的妻子默默地看著醫生再一次把孩子推進手術室,眼淚又刷地一下子流下來:“簽了同意書,不知道會有什麼後果。”
  她擔心的事發生了,第二次手術後孩子全身水腫,眼睛睜不開,肚子脹得像皮球,隨時都可能被死神拽走。但是一周後,當醫生和家屬幾近絕望時,奇跡卻意想不到地出現了。小可慢慢有了好轉的跡象,一個月後竟順利出院。
  孩子出院時仍欠醫院三萬多,但醫院默許孩子出院,沒人去催過賬。三個月後,楊家夫婦回到醫院自覺地把所有欠款還上了。
  小女兒的病花光了楊中原兩人幾年的所有積蓄,還欠了五六萬的債。一個跑出租,一個在工廠打工,“債只能慢慢還”。
  如今,孩子已經快兩周歲了,“能吃能喝能睡,調皮得很”。她還不懂肚皮上長長的傷疤是怎麼回事,只是自己一摸到就覺得害怕。
  “特別遺憾的是,當初沒有給裴醫生和醫院送面錦旗。”電話那頭,楊中原笑著對記者說。抱在媽媽懷裡的小可,也在咿咿呀呀地講個不停。  (原標題:女兒與死神擦肩而過)
創作者介紹

創意傢俱

os57osuic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